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第245章 必须要拿第一,给南宫凛找媳妇

第245章 必须要拿第一,给南宫凛找媳妇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京城以北的皇家猎场,北原山。tqR1

  皑皑白雪,北原山犹如银装素裹,分外妖娆。层林尽染,苍茫一片,天地一色。

  冬狩日一年一度,朝凰书院所有在京的闺秀都必须参与,每年都有奖励。而皇室也一向同乐,每年皇帝会携武百官一同冬狩,是朝凰书院的一大盛事。

  此时北原山的营地里,众人住进了帐篷,冬狩,也此拉开序幕。

  “嫡姐!皇榜公布了今年第一名的奖励,外面的闺秀都快疯了。”叶清瑶掀开帐篷,急匆匆走进来说道。

  叶慕兮正翻着一本闲书,随口答道,“皇赐下了什么好东西,大家这么喜欢?”

  “雪魄灵参。”叶清瑶一字一顿。

  叶慕兮一愣,不敢置信一般抬起头,“什么?雪魄灵参?”

  “对,是五大药里的地下根——雪魄灵参!”叶清瑶说道。

  叶慕兮心情颇为激动,雪魄灵参,能为叶泓治病的五大药之一,她必须拿到!

  本来朝凰书院的冬狩,叶慕兮并没有打算出风头,她已经够引人注目了,如今爹爹还没回来,木秀于林风必催之。

  她只打算韬光养晦,默默蛰伏积蓄力量。

  但是没想到,冬狩第一名的奖励竟然是雪魄灵参,那她必须拿到,一定要拿到,豁出命去也要拿到!

  “还好木兰宫和长乐宫的闺秀们大多出使番邦,不然我也没有万全的把握能拿第一。”叶慕兮喃喃自语。

  朝凰四宫里勋贵女子最多的是木兰宫,其次是立的长乐宫,漱玉宫基本没什么勋贵女子,凤凰宫也较少。

  叶慕兮也不是无敌的,好在如今没什么厉害的对手。

  “蒋蕊琪应该是木兰宫里骑射最好的千金,不过她才刚伤了腿,今年怕是不能参与了。木兰宫里本来有些很厉害的角色,不过她们此时都不在书院,长乐宫的人也大都不在,剩留守的君亦璃,她倒是个劲敌。凤凰宫的永和公主也一向是以骑射著名的,除此之外,大约也没其他人能争第一了。”叶慕兮数了一番如今朝凰书院的人,心放下了一半。

  顿了顿又抬头,困惑看着叶清瑶,“雪魄灵参,虽然我志在必得,但是对于其他人来说,应该还不如金贵首饰更有吸引力,怎么你刚才说,她们都疯了?难道有什么内情?”

  “虽然人人皆知四海商行收集五大药,但是没人知道是世子收的。也了怪了,皇才公布了第一名的奖励,不知道是谁把世子收集雪魄灵参的消息传出去了。”叶清瑶一脸纠结说道:

  “她们倒不是需要雪魄灵参救命,而是想要靠这个和世子拉关系。世子一向无欲无求,如今手有了世子想要的东西,那这后面可难说了。”

  叶慕兮一脸愕然。

  这也能和南宫凛扯关系?

  叶泓的病情,除了叶慕兮等少数人,没人知道。所以也没人知道,南宫凛收集五大药是为了叶慕兮。

  不管别人怎么想,她一定要拿到雪魄灵参。

  ……

  北原山最华贵的营帐里,皇帝正一边翻阅着手的奏章,抬头看了一眼旁边杵了半天的靖安侯南宫远,脸扬起一抹笑容:

  “得了,你都在这憋了半天,不是想问朕,为什么明知道南宫凛想要雪魄灵参,还把雪魄灵参作为朝凰冬狩的奖励,而且还公布了他想要雪魄灵参的消息吗?”

  雪魄灵参是前几日才送入宫的贡品。

  要不是皇帝放出消息,那些闺秀也不可能对雪魄灵参如此势在必得。

  “老臣愚昧。如果皇赏识他,愿意下赐雪魄灵参,是犬子的福气。若是皇不想下赐,又何必拿出来给朝凰书院。”南宫远抱拳说道。

  “哈哈哈,你这个老家伙,竟然绕着弯子替他向我讨要雪魄灵参。这都多少年了,你还是第一次开口跟朕要东西。”皇帝威严的脸此时却失声而笑。

  对这个出生入死的拜把子兄弟,他没什么皇帝的架子。但南宫远对他,却永远都保持着臣下的规矩和本分。

  “你对他,倒是维护。”

  南宫远老神在在说道,“凛儿是臣下的儿子,他要什么,臣下自然为他尽力。”

  “所以南宫凛这目无人的桀骜性格,是你惯得。”皇帝哼了一声,慢悠悠说道,“朕让他去江南选秀,选一个世子妃。自古江南出美人。他倒好,办完差事回来,也没看一个闺秀。前几日公主要朕赐婚,你也看见了。他二十几年还没成亲,府里连个姬妾都没有,你这个爹,是怎么当的?”

  南宫远默默想,到底是谁较纵容?您都不愿逆他的意思不给他赐婚,我更不会给他随便说门亲事了。

  “皇,犬子次拒婚的时候,不是说了已有心人……这事应该用不着操心……”

  “他要是真有心人,早让朕给他赐婚了。他这不近女色的性格,什么时候能看女子,那真是祖宗保佑。”皇帝摇头,说道,“所以,朕再给他捯饬一个机会,看看哪家闺秀能夺得第一,朝凰骑射第一的闺秀,配他,不算太差。”

  南宫远无奈苦笑,“所以皇是打算赐婚吗?微臣死罪,但犬子的性格只怕会拒婚……”

  南宫凛那性格,绝对拒婚之后一走了之。反正南宫远和皇帝的交情在这,皇帝还能为了这个,迁怒自己最信任的拜把兄弟吗?

  “朕岂会干这种丢面子的事。反正他要的雪魄灵参在别人手,那看谁家闺秀能收服他。”皇帝一脸看戏的笑,“也让朕能在有生之年,还能看见他成亲。”

  南宫远沉默了,突然觉得皇这个主意,很不错?

  “微臣还以为,皇早为他相仙姬郡主。”

  “朕确实是相了,但是他相不,有什么办法?再说了,谁说朕只给他赐一次婚?多娶几个侧室也好。”皇帝理所当然的语气,顿了顿问道,“对了,今年的江南第一闺秀是谁?凌家的吗?”

  南宫远说道,“不是,叶家的千金。”

  “哪个叶家?”皇帝挑眉。

  南宫远说道,“听说是叶尚书的远房亲戚……”

  “那罢了,怎么也得是个重臣之女。”皇帝不以为说道,眼闪过一抹冷笑,“更何况,还是睿王的爪牙。朕还没死呢,一个两个都想位了,这么盼着朕死……”

  这句话,却让皇帝想起了一个人。这世最盼着他死的人。

  但他却并不觉得生气,只剩下无尽的惆怅。

  本书来自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