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无相雷帝->第九百六十七章 突问噩耗,临危受命

第九百六十七章 突问噩耗,临危受命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无忧君回来之前,秦长风继续梳理自身修行上的事情。

  永恒符道为他独自开创,他为此道始祖,亘古唯一,因此未来的一切,都只能由他自己去摸索,如同在黑夜中向着某个散发光亮的方向前行,但就目前而言,目标还是很明确的。

  首先要解决的是力量之源的问题,这里可以有两个选择。

  第一,回道天界,将天刑本命星直接收入永恒符宇之中,令其恢复力量本源的能力。

  但这个方案有着天生的缺陷……首先天刑本命星为大宇宙的道星,要在符宇中存在,就必须转化为符文状态,而这显然是一个无比艰巨且失败概率极大的过程。

  其次天刑本命星纵然拥有浩瀚莫测伟力,也终究会有极限,未来当秦长风触及帝境甚至更高境界时,它还能一直提供足够的力量吗?

  第二个方案,便是秦长风一直在准备却因为各种原因搁置了许久的以虚幻精神信仰之力无中生有的计划。

  此前以他在大道上的修为难以将这个计划付诸实施,但现在这已经不再是制约因素,他现在的修为已经完全足够。

  而且,如今他有了永恒符宇,甚至可以直接在其中开创真实世界代替虚幻世界!

  当然,想要从头开始孕育生命与文明自然无比艰难,其繁琐程度必定会牵扯秦长风打量精力,但却有一条捷径可以走,那就是将轮回法珠融入符宇,令其中的虚幻世界在符宇内逐渐化为真实。

  唯一可以预见的困难便是这些虚幻世界内的所有一切也必须转化为符文状态,虽然比转化一颗蕴含了恐怖力量的本命星容易,但也充满挑战,这就需要秦长风对三千大道规则下存在的物质与生命转化为符文状态的方法了如指掌。

  而这,又与他自身的下一步修行不谋而合。

  他此刻肉身与元神都已被天图化道,但本质上依旧是三千大道规则秩序下的生灵,若要尽可能挖掘永恒符道潜力,发挥其最大威能,那他必然要将自己的肉身与元神转化为符文体。

  唯有如此,才配称符道始祖,才能以完美状态开启永恒符道的下一境界,冲击那真正至高无上的帝境!

  这与仙道修士证道飞仙后,经历天劫,淬炼出仙体及仙魂如出一辙。

  一念及此,秦长风将战斗结束后就收入了宠物空间的小莫放了出来,说道:“下一步我要将肉身和元神转化为符文状态,你也要完成这种转化。”

  小莫沉思片刻,一边打量芳华绝代的玉奴一边说道:“我还要最后一次吞噬进化的机会,最好用了之后再向符道转化。”

  “你有什么方向?”

  秦长风问的自然是她进化的方向,所吞噬的血脉决定她能从中获取何种能力与增强。

  “提升肉身力量之余最好能改善悟道天资……”

  历经洪荒修行,她对自身在领悟大道方面的弱势终于有了深刻认识,耗费数千年历经多次轮回才做到的事,给秦长风恐怕只需数百年甚至百十年就能完成。

  悟道这种事,秦长风又显然不能代她完成,因此自然而然就想到通过吞噬进化来直接改善血脉,使得自身肉身与元神与大道更亲和,这样修行起来自然事半功倍。

  “改善资质……”

  秦长风自然而然在幻想世界中搜寻起来,上苍世界当然也有合适的目标,只是他身为无仙君,一举一动都受各方关注,为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从幻想世界内获取还是第一选择。

  “看来需要回遮天一次了。”

  秦长风记忆中若论先天修行天赋之强,有一个人无出其右,那就是遮天的无始大帝,先天圣体道胎一出生就是注定的至尊,当真没有比这种体制更适合修道的了,无始大帝的强横也证明了这一点。

  虽然在遮天中,他竭尽所能,也只是红尘真仙,但那却是受制于末法时代的大道环境,能够在不许成仙的大道意志压制下突破成仙,本身就是一个神话,绝不比上苍世界真仙突破仙王境容易多少,甚至还会更难!

  “随你安排,不过你是不是先说说这位看似温柔贤惠实则满腹心机的女人是谁?”小莫向来直言直语,对突然出现在秦长风身边的玉奴没有任何好感,通过“兽类”的本能,她轻易就感知到玉奴与周芷若、伊丽莎白等人的不同,那就是心思难测!

  玉奴微微笑道:“妾身玉奴,乃是御古天帝为君上指认的女使长令,不知姑娘是君上何人?”

  “区区一个女使也配问我名号?”小莫冷哂,故作高傲,她总不能说自己是宠物或坐骑吧?那简直比侍女的地位还低。

  “我曾听人说一个人越是回避什么就越是在掩饰,姑娘你想必是不用的……”

  玉奴始终笑靥如花,话语轻柔,看似不带半点锋芒,却让小莫听后目光不断阴沉。

  秦长风看在眼里,登时有些头大,一个无法无天从来不将他这个主人放在眼里,一个有恃无恐有天帝撑腰,这两个斗起来他还真不想插嘴,免得把自己陷进去左右不是人。

  好在这时无忧君派人来传话,让他去城主府见面。

  “小莫你留下感悟永恒符道,玉奴随我前去见无忧君。”秦长风赶紧吩咐,将两人分开。

  小莫冷声一声,没有反驳,自秦长风回到洪荒世界后,她就陡然发现自己与他之间的实力差距大得超乎想象,因此尽快赶上秦长风的步伐是她现在最紧要的事,倒也并不想多管闲事。

  至于玉奴,也只是嫣然一笑,便领着秦长风去城主府了,她虽然不怕斗,却也从来不是个好斗之人。

  城主府自然是整个北天都最高统领的府邸,现在名义上的主人是无殇君,秦长风进入大殿时,只见他和无忧君都在,且都神情凝重,与之前大战结束后的轻松截然不同,似乎在秦长风离开的这段时间,有什么突发事件严重影响到了他们的心情。

  看出他的疑惑,无殇君直接开口道:“天庭传来消息,弈秋君在渡波关外遭遇伏击,意外陨落,敌人不明,尸骨无存,最后只留下一段他泣血怒吼的画面,且其留在暗决司的元神火灯已经熄灭。”

  这句话中蕴含的信息颇多,有些还是秦长风现在所不了解的,玉奴灵慧,当即传音帮他解释,秦长风这才明白一切,知道这件事有多么严重。

  首先,元神火灯是每隔暗决司修士理论上都要在暗决司留下的魂火,当其熄灭,就意味着其主人已经陨落!

  其次,在秦长风被册封之前,天庭暗决司有三大君上,弈秋君为其中之一,而且是最强的一尊,因此他的陨落,对暗决司意味着什么,又将造成怎样的震动不言而明。

  这件事不但让暗决司失去一大支柱,更让暗决司颜面与威信受到极大损失……堂堂君上都不声不响就陨落,暗决司还当得起天庭暗夜之王的称呼?

  这种无形中怀疑,对以杀戮惩作为威慑立足的暗决司而言极为致命,如果处理不好,暗决司日后在天庭的地位恐将一落千丈。

  “弈秋君之死,暗决司无论如何都要一查到底,不管出手之人是谁都不能放过!”无殇君斩钉截铁道,目中寒光毕露,这个仇必须要报,而且还得尽可能早地以最猛烈的方式发动报复,否则以后谁还会将暗决司当回事?

  无忧君补充道:“这等大事,暗决司本应全力出击,我等联手将目标揪出,但我与无殇君有军令在身,目前不能离开无终战场,所以无仙君,这件事就只能交给你了。”

  这时秦长风刚刚看完从天庭传来关于弈秋君最后陨落前的画面,心中隐有猜疑,但听了无忧君的话后便暂时将之按下,肃容回道:“你们放心,这是我分内之事,他们今日敢袭杀弈秋君,明日便敢故技重施袭杀我等,不将幕后黑手揪出我寝食难安。”

  没有什么正义堂皇的话,但却更显真实,无殇君和无忧君听了暗自点头,表示认可。

  “我知道你还有天帝的任务在身,此次回到天庭,暗决司的所有力量都由你掌控,不出意外的话找出真相并不需要多久,若目标难敌时你可禀明天帝求援,一切顺利的话时间应该搓搓有余,不会影响你去界外。”

  他们对能否找出幕后凶手并不担心,因为暗决司有无数天赋异禀的修士效劳,在这方面的能力举世无双,他们唯一担心的是对方既然让弈秋君陨落,可见至少有一尊王境的存在,如此秦长风一个人恐怕会有危险,因此才提醒他不要逞能,必要时可以天帝求援,虽然这会让暗决司复仇行动的成果大打折扣。

  “到时候再说吧。”

  秦长风自有打算,如果可以,当然最后还是以暗决司自己的力量解决,身为无仙君,他现在必须以暗决司君上的身份来思考问题,这是他借取天庭地位与力量的同时,所必须要尽的义务。

  (..net)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