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晚明->第九十二章 林县

第九十二章 林县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林县县城大门紧闭,城头挂着不少灯笼,城头上有不少城中青壮在警戒。城外遍野星火,上万的流民在洹水两岸扎营,烧水做饭。

  这里是三十六营之一的扫地王,他和八大王最相投,所以两人经常走在一起,破了平顺之后,两人暂时分兵,扫地王便先来了林县。他最擅长的便是抢掠,所过之处打扫得干干净净,所以得了个扫地王的混号。这次他在平顺抢了不少东西,暂时吃的不愁,不过到了林县后还是四出抢掠,精锐则驻扎在林县县城外,等着抢掠的人回来,当然若是有机会,也会攻击一下县城。

  “张大哥,额这里有个好东西,额死了好多兄弟才从狗官兵那里抢来的。”扫地王的大帐里面坐了不少大小头目,正在围着地上一堆烤好的牛羊肉大吃大喝。

  丫头子左手上抓着一根羊腿,右手拿着一把短枪递给扫地王,粗犷的脸上满是笑容,“不用火绳就能打死人的火枪,专门来送给张大哥。”

  丫头子双手把火枪奉上,他当时看到老三挂了,心中就猜到这火枪不用火绳,不过老三死了得有个交代,他顺手把黑锅扔给明军背着,晚上又把老三最后剩下的一个小妾帮忙照顾了,一路逃到了林县,丫头子只剩了两百多马兵,不过他半路就摆脱了追兵,到林县县城之前又拉起了上千人的队伍。

  丫头子在此遇到了从平顺过来的扫地王,林县这里被前面几股流寇扫过一遍,能抢到的东西不多,扫地王正在考虑往哪里走

  扫地王和丫头子都没去攻城的打算。林县的条件比涉县要好,县城周围有大片的平野,四周群山环绕。又有洹水可通卫河。

  “火枪有个球用。”扫地王骂完,抓过火枪随手就往背后一扔,“你说那股狗官兵是从登州来的?”

  丫头子一拍大腿,“可不是,打完了路上才有人说,据说那登州兵打过鞑子,还杀过不少鞑子头。张大哥,请你给兄弟额报仇啊。”

  扫地王翘着腿,漫不经心的道:“驴球子。老子凭啥给你报仇,登州兵能打,咱老子就更不能去。左良玉狗日的连着追老子两日,正好你来了,明日上天猴也要到。咱们去收拾左良玉,老子抢一票回来。”

  “额听张大哥的。”丫头子这点人马,当然只能听扫地王的,扫地王的势力比不上最大的那几股,但在其他人里面属于中上水平,马兵在七八百左右,步军有三四十队。流民上万人,丫头子自然只能听他的。

  不过他不忘提醒道:“那支登州兵万一追过来怎办?”

  “追过来?”扫地王皱皱眉头,自从进入山西东部之后,官军越来越多。陕西那个洪承畴凶得紧,大家都不敢回去,原以为北直隶没有啥厉害人物,谁知道冒出来一个卢象升。在武安连连击败流寇,此人虽是官。武艺居然比流寇的头子还好,而且不是那种养身的花拳绣腿。左良玉、川军也不是好相与的,现在再来一个登州兵,扫地王觉得比以往都要难应付些。

  从他听过各营进入河南后的情况看,北直隶和靠近运河的地区生活富裕,百姓对流寇十分反感,因为比较富裕,他们的寨子也修得坚固,所以流寇一靠近真定府、大名府等地,便遭遇了比山西强得多的抵抗,不但官军要攻击他们,他们在乡间也会受到攻击。卢象升的人马实际上就是当地的团练武装组成的,比之一般营兵厉害得多。

  扫地王比较头痛的,是到底往什么方向走,再说是流寇,也要有一个近期目标,总不能走到哪里算哪里。

  “这登州兵有多少人?骑兵多不多?”

  “怕,怕是有个三四千上下,骑兵得有个几百。”丫头子也搞不清楚,反正他看到的只有一千不到,后来有些逃出来的流寇说还见到有上千的官兵,所以他估摸着三四千差不多。

  扫地王哈哈一笑,“几百个骑兵你怕你妈妈个毛,丫头子,带你的人在东北边,堵住他们的哨骑,等着咱老子把这哒打扫干净了再说。”

  。。。。。。

  磁县陈家铺,陈新的大军也到了,钟老四把俘虏移交给近卫营,这一仗缴获了两万多两银子,一千多两黄金,还有一些珠宝和一百多匹骡马。流寇唯一带着的一百多石粮食成了登州军的战利品。

  眼前有两千多的流民,都是被前锋抓获的,还有部分逃入了山地,赵宣有在金州处理包衣俘虏的经验,上来就是一次甄别,先把俘虏中最凶恶者筛选出来,然后又是一轮揭发检举,将骨干分子全数挑出。

  这部分流寇骨干都由镇抚兵看押,直到陈新的主力赶到。

  近两千老弱妇孺被分成一百人一团,陈新骑马缓缓而行,面无表情的扫视着那些人,流民们偷看这个官军将军,眼神或惶恐或麻木。

  祝代春低声对陈新道:“这个钟老四,抓这么多俘虏干啥。”

  陈新微微笑道:“打仗这事随他怎么打,不过俘虏确实不宜多了,关着养不起,放了又要成流寇。”

  “大人,那现在这批俘虏怎生处理的好?”

  “让那些宣教员和训导官都去流民那边,告诉他们可以自行逃荒,若是以后再去参加流寇,抓到后定斩不饶。另外派人去通知磁县知县,就说我们要继续追寇,让他派民勇看押俘虏,明日午时之前派人到陈家铺接手。”

  祝代春迟疑道:“那知县连门都不开,绝不会接手俘虏的。”

  陈新耸耸肩,轻松的道:“反正官是通知了他接手的,官到时候就走。若是这些人再投流寇,那就怨不得官了。甄别出来的骨干,当着那些流民的面斩杀,都换新兵来砍。”

  “明白了。”祝代春答应道。

  走到俘虏尽头的时候,赵宣迎过来。钟老四已经带兵追击,这里便留下他主理,祝代春下达命令给镇抚兵和各部主官,赵宣听到又要杀人,胆小病发作,便对陈新请示,希望赶去前锋。

  陈新也不理会他的小九九,点点头叮嘱道:“让钟老四别追太快,每日不得超过五十里。小心埋伏。流寇往来无定,随时可能有新的人马赶来,林县县治附近一马平川,若遇敌大军,就地结营防守。等待官的支援。另外,俘虏不要抓了,打散后把骨干甄别后就地斩杀,其余人等令其自行逃荒。”

  赵宣有些愕然,但看陈新没有解释的意思,他很快敬礼带着亲兵离开了。

  。。。

  下午日头正烈的时候,登州镇开始斩杀流寇骨干。这次甄别出来的有近两百,都是其中的凶恶份子,经常祸害随队的流民。这些流民承担着双重的角色,他们既被那些流寇骨干欺压。也欺压新来的流民和途径地方的老百姓。

  这些人陈新不打算要,也不打算杀了,免得背上一个屠夫的名声,第一批是用火铳枪毙。流民们挖了一个大坑,那些流寇就站在坑边。火枪一排排轰鸣后,那些尸体便倒进大坑里面。

  后面那些还没轮到的骨干大声哀嚎,对着官兵哭得涕泪横流,镇抚官故意把每批行刑的人数定得很少,把过程拉长,增加那些流寇的心理压力。围观的普通流民全都战战兢兢,有些骨干的家眷在其中尖叫痛哭,甚至有大神诅咒明军的。

  痛哭的家眷没有人理会,那些咒骂登州兵的,很快就被镇抚兵拖到大坑边,临时插队进去被枪毙或斩首,拖了两批之后,流民中再也没有一个人敢咒骂。

  枪毙了上百人之后,就是斩首,侩子手都是各部选出来的动员兵,尤其是胆小的。那些剩下的流贼骨干自知难以活命,也不再求饶。有些摆出了豪迈状,声称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有些则大声骂登州兵,反正也是一死,讨些嘴上便宜。

  这些不专业的侩子手往往失手,一刀斩不死那些流寇,旁边的军官便逼迫他们上去补刀,直到确认那流寇被杀死,场中血流遍地,流寇临死的哀嚎惨不忍闻。

  陈新也觉得有些残忍,不过这个时代就是如此。这些流寇对付百姓的手段比这个残忍百倍,而且他也不是胡乱杀人。陈新估计那些流民中还会有很大部分加入其它流寇,让他们看一次枪毙和斩首,可以给他们留下深刻印象,以后将登州镇的威名传播到流寇各部。这也算心理战的一部分,在这个通讯落后的时代,一旦名声传播出去,打仗就能事半功倍。

  下午没有等到磁县的知县,反而等来了一群磁县的地方武装。河南靠近太行山的地方大多是平原地区,无险可守,太行山又一向出土匪,山边各个州县的乡间很多都有寨子防匪患,类似于九边的军堡,造型多种多样。自从流寇进入山西,河南乡间越来越多缙绅便开始结寨自保,他们往往按宗族聚居,若是寨墙高大,那防守是十分顽强的,普通的流寇很难攻克。这也是流寇不敢往北和往东深入的原因之一。

  陈新过了东昌府后,便在一路上看到不少的寨子,这些民间武装保卫自己家园,往往比官军更坚决,他们是既防流寇也防官军。

  这次登州镇击溃了一股流寇,他们反复派人来核实后,又发现登州镇军纪很好,这才派出一些人接洽,提供了少量的粮草。

  陈新不缺粮食,倒是马料不好带,花钱跟他们买了一批干草和黑豆,也没有把那些流民交给他们。

  第二日午时一过,陈新就带队出发,把剩下的两千流民留在原地,他们待登州兵走远,确定自己自由后,赶紧找了些农具棍棒把自己重新武装起来,然后大多人都往北逃了,因为他们不敢跟在登州镇的后面。

  陈新和祝代春往林县前进,路上接到钟老四的回报,说有三四百马兵拦截,哨马无法查探林县方向,他已经就地扎营。

  祝代春听完对陈新问道:“大人,咱们这一路跟着,又追得不紧,怕是很难扑灭那些流寇马兵。”

  陈新点头笑道:“确实如此,上次开会咱们就说过,打就要打名声最大的,其他这些小虾还不值得我们去费那功夫。咱们就这么跟着他们,保持接触,时不时的打一下,直到紫金梁或者闯王出现,咱们再给他全力一击。”

  ps:求月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