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武侠之神级捕快->第六百五十八章 无题

第六百五十八章 无题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纵然项央早有准备,也是未曾想到却邪还有这般往事,可说是得天独厚,一出世就是绝世神兵,虽然遭了劫,但至少现在它依然有重回绝世神兵的资格和底蕴。

  何止是项央,顾南天以及郭家姐妹也都呆住了,尤其是顾南天,一对眼珠子恨不得直接贴在项央手中的却邪刀上,这样的神兵若是为他所有,那该……

  狗改不了吃屎,顾南天自小享尽富贵,要风得风,因此萌生许多霸道的念想,比如想要同收郭家姐妹,却邪如此来历,他焉能不动心?

  眼下他就是瞄上了项央的却邪,一股股坏水自心间涌上,琢磨一个又一个阴狠毒辣的诡计,这样的好东西合该他所有。

  该回家族请老祖出山击杀项央,夺取却邪?还是通报神捕门,让他们来处理这个叛徒?又或者利用郭慧玉和这人的关系,算计他?

  项央精神大成,上丹田中冰种仿佛一个冰晶,映照外界,又有大藏密传神舍利经书,有秋风未动蝉先觉之神异,窥出顾南天心中一波又一波如潮的恶意毒念,微微一笑。

  “那我就多谢荀大师了,刀匣造好,但有所请,项某人一定竭尽全力。”

  荀大师拽着杂草一般的胡须摇头,能在有生之年见到却邪真身,完成历代先祖的遗憾,他已经很满足了,何况或许他能从此刀之中领悟更上层楼的铸造之法,这已经是最大的报酬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荀大师度量两样主材,以自己的见识与知识添加辅材,又以笔墨勾勒刀匣模型,已经开始前期准备。

  按照荀大师所言,由他亲自开炉造器,有学徒辅助,大约五天时间就能将这镇魔刀匣造好,这期间,项央可以留在这里小住些时日,项央自然一口应下。

  至于顾南天几人,因为好奇,外加项央若有若无威胁的眼神,也留了下来。

  这也好理解,略去项央自己的逃犯身份不提,他手持神兵,乃至绝世神兵的消息若是传出,必将掀起轩然大波,说不定有多少积年先天过来找他抢刀。

  所以在刀匣铸成之前,项央是不会让这个消息外泄,相应的,顾南天等人也就决不能离开两界山,这一点顾南天几个也是门清。

  明月映在水面,有风袭来,吹皱水波,也碎裂了圆月,项央盘膝坐在水潭前,闭目沉息,眉心凸起,乃是滴血劲运发的异象。

  灵气源源不断入体,滋养精神,些许冗沉于血脉筋骨皮肉之间,活化身体,渐渐起到延年益寿的作用,这也是先天高手普遍活的长的一个原因。

  却邪插在项央身前的尺长石板上,刀柄在月夜下放出蓝光,随着项央吞吐练功,一缕缕细小几乎不可闻的黑色灵气同样被吸纳入却邪之中,那是天地之间的邪气,煞气,杀气,毒气,瘴气等等负面气息。

  自项央以神刀之心驾驭却邪,人刀相应,这邪刀便越发神异,几乎是另类的生命。

  “出来吧,你已经待在那里小半个时辰了,虽然当初我们了断交情,但终归是旧相识,有什么事情吗?”

  项央精血归下丹田,收慑真气与精神,缓缓睁开双眸,眼中一抹神光乍现,在夜空中无比醒目而又凌厉骇人。

  身前的却邪微微晃动,震裂插入的石板,隐隐要破空而去斩杀项央身后之人,最后被项央心神抚平压制。

  他修炼之时精神修为密布周身,方圆之内灵觉无差,自郭慧玉彷徨犹豫到他身后时,已经被他察觉。

  “我,你还是怪我吗?当时我真的不知道顾南天会这么对你,不然我一定会阻止他的。”

  郭慧玉踌躇良久说道,明眸皓齿,配合那副委屈模样,当真能让男人为之倾倒,说不定心一软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项央无言,那件事纯论起来,郭慧玉的确算是无辜,而不是有意加害。

  但他当初也不是真的怪对方,只是顾忌对方可能夹在两人之间难做,更可能成为对方攻击自己的一个软肋。。

  而事实证明他并没有错,今天郭慧玉和顾南天两人虽然没有多少交流,但明显当初那件事并没让他们有多少嫌隙,这恰恰证明了他的远见。

  短短几个月不到一年时间的交情,如何能与从小到大建立起的感情相比?

  朋友也有远近亲疏,何况郭慧玉与顾南天之间并不单单只是朋友关系,更多的是暧昧与情人。

  “这话并没有多少意义,过去的事情过去了,当初顾南天也付出了应有的代价,如果你怕我对他出手,那么大可以放心。

  不过前提是此人安分守己,你和你的姐姐最好劝劝他,歪心思少动,现在的我不是当年的我,要杀他,顾神通也保不了。”

  项央起身抽出却邪,掌心摩擦却邪刀身,冥冥间一刀斩出,蔓延十数丈长的强绝刀气斩击石潭水面,断水分流,刀势横绝,精神附随下,咕噜噜的排开要落下的水浪,形成一片真空,足足过了五息功夫方才重新恢复原状,潭水卷动流淌。

  这一刀以三分归元气和神刀斩为基,刀气中三元流转,生生不息,单论刀招刀法,实在已经到了少有人匹敌的境界。

  唯一的缺陷,就是此刀更多的是消耗自己的内息与却邪本身锋芒之气,缺了运使天地之力对敌的手段,但这依然不是后天能抵挡的。

  “我明白了。”

  项央这一刀既斩在小潭清水间,也斩在郭慧玉和他之间,覆水难收,两人之间的交情断就断了,再没有挽回的可能。

  郭慧玉脸色有些惨白,失魂落魄的回身离开。

  “你还是不明白,狗改不了吃屎,区别只是人会伪装罢了。

  顾神通雄霸雍州几十年,尚且没有一柄神兵,如此珍贵之物,他会放过吗?”

  项央想到日间察觉到的顾南天掩藏在心底的恶意毒念,摇头冷然。

  神兵之宝贵,丝毫不在神功之下,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也是正常,他并不认为顾南天有那个心胸气魄放下奢望。

  现在他不杀顾南天,不是没有出手的理由,更不是耽于人言,而是还不到时候。

  这里到底是荀大师的地方,是荀大师的家,在这里杀人,荀大师难道一点想法都不会有吗?

  更何况荀大师对顾南天的身份也有所了解,要是项央现在宰了对方,天知道会不会影响铸造刀匣一事。

  所以暂且忍耐几天,等刀匣一成,天地之大他尚可去得,杀一个顾南天,不过碾死一只蚂蚁,费不了多少功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