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一章 哭泣的衍圣公(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杨佥事,你就放过我吧!”

    南京一处属于魏国公府的园子里,躺在病床上的衍圣公,可怜巴巴地哀求着杨信。

    他旁边就是那本《弟子规》。

    可怜衍圣公真没写这东西啊,他也是第一次看到啊!

    他怎么可能写这个?

    他又不是不知道这多招人恨。

    可以说这本《弟子规》,以及杨信以此为依据整肃江南书院,把那些士子拎出来打板子甚至革除功名的恶行,一下子就让他声名狼藉,从此他成为江南士林的公敌。这时候多少人恨他恨得咬牙切齿,他们不再敢穿华丽的服饰,不再敢出入秦淮,甚至说话都得小心被抓住异端邪说的把柄,而且这上面还规定了异端邪说的定义。

    按照这个定义,估计苏松和浙东那边得全军覆没。

    泰州学派那些更是全都得革除功名。

    而这些全都是拜他所赐,他还没法辩解,毕竟他现在还躺在床上,而且这本书的封皮的确是他写的……

    弟子规那三个字不是。

    但孔胤植敬上和里面部分内容的确是。

    那是杨信骗他说皇帝读书有些疑惑,特意委托杨信请他解疑,于是他就傻乎乎地解疑了,无非就是他对儒家典籍的一点读书心得,并且弄一个小册子变成孔胤植敬上。然后杨信这个无耻的家伙又找人模仿他笔迹写了别的内容,这些真正让人恨的牙根发痒的东西,和原本他亲笔的内容合订起来,就这样变成了这本拉仇恨的《弟子规》……

    这个无耻之徒真是狡计百出,防不胜防啊。

    话说他肯定不知道有个词叫ps。

    可怜他刚刚赔上一条腿啊,截去左腿的他至今还不能下床啊,这条断腿刚刚让他在江南挽回一点因为护圣金牌造成的污名,但现在又一下子全完了。

    他真得欲哭无泪啊。

    更何况杨信就这样了都还不放过他。

    这个恶魔还在逼着他,做另一件可以说让他永远钉上奸臣恶名的事情。

    “对寰兄,我跟你敞开天窗说亮话,陛下要你来南都,就是为他收拾这些混账东西的,陛下信任你,认为你是值得他信赖的忠臣,那么你就应该拿出一个忠臣的样子来。你必须指认叶茂才主谋截杀锦衣卫,同样也威胁你,逼迫你说是土匪所为,那么接下来我会上奏陛下,说你此前是忍辱负重,故意按照他说的做以等待我的到来。

    你不要以为陛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清流关前发生了什么,陛下那里早已经清楚。

    你不站出来指认,那么陛下也就不再认为你是忠臣,既然你对陛下都已经不忠了,那陛下为何还要继续给孔家富贵?

    孔家是因为孔夫子得到的富贵吗?

    不是。

    孔家是因为对皇帝有用才得到的富贵。

    如果你们不忠于皇上,那你们也就没用了,你们没用了谁还会养你们?曲阜的二十万亩祭田,你们孔家那些根本不知道多少的隐田,曲阜城内的商税,世袭的曲阜知县,谁还有这样的优待?那么这样的优待凭什么给一个对自己根本不忠的家族?

    收回所有或许不至于,但减你们十万亩祭田,取消你们在曲阜城内的商税,取消孔家世袭曲阜知县,换一个对皇上忠心的,然后去清查你们孔家隐瞒的田产让你们交税。

    这些不过分吧?”

    杨信说道。

    “杨佥事,我要是真这么做就彻底身败名裂了,我给你五万两,求求你放过我吧,就说我至今昏迷不醒,你看看,我都断了一条腿,难道我都这样了,你还不肯放过我?”

    孔胤植眼泪汪汪地说道。

    这个恶魔!

    他实在不明白,这个恶魔为什么总是喜欢祸害他?

    无冤无仇啊!

    他还给过这家伙好几万两银子,可为什么他总是一次次祸害自己?

    自己断了一条腿他都不放过啊!

    “不行!”

    杨信很残忍地说道。

    “你没有选择,孔家没有选择。

    这是陛下给你们的考验,这是陛下在看你们站在哪一边。

    你们站在陛下一边,孔家的恩宠不变,甚至还会得到陛下更多赏赐,比如说继续给你们增加祭田数量,你们站在别人一边,孔家彻底被陛下抛弃,再也不会得到他的恩宠。

    事情就这么简单。

    你不要幻想还有别的选择,也不要幻想明哲保身。

    你们只有两个选择。

    忠于陛下。

    或者不忠于陛下。”

    杨信说道。

    不得不说每一次欺负衍圣公,都是能让他感觉到很快乐。

    可以说一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