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酒后吐真言(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也就是说你们刘总兵,因为士卒不愿意去辽东而闹事,被朝廷认为畏敌逗留而逮捕,你们是护送他亲信来上书申辩的。”

    杨信说道。

    他们此时已经在大名鼎鼎的教坊司西院某个娱乐场所了。

    不过主要还是喝酒。

    毕竟这才刚刚中午呢,这时候哪会有别的兴趣,再说这里可是正规的娱乐场所,教坊司官营的,无非就是找几个女人奏个乐唱个曲陪个酒而已,大家都是文明人,不会做别的。不过还是让曹文诏等人受宠若惊,他们这些穷当兵的哪有钱到这种高级娱乐场所,这里来一趟少说也得消费他们一两年军饷,前提还得他们能发出军饷。

    正因为如此,他们对杨信迅速推心置腹。

    “也不是兄弟们害怕,咱们当兵就是要上战场的,打仗没什么可怕,当兵就是要打仗的,就是死在战场也无话可说,可这上战场也不能让我们不管家里的亲人啊!不能我们死在战场上,后面老婆孩子跟着饿死啊!”

    曹文诏说道。

    “你们是卫所兵还是募兵?”

    杨信好奇地问。

    “哪还有卫所兵能打仗的,跑都快跑光了,九边从世宗时候就全是募兵了,卫所兵就是种地交粮食补充军需,打仗的全是募兵,说起来他们的军饷并不低,募兵时候安家费三两,出征行粮二两,月饷一两半,不过一两半里包括五斗本色米的折银,总之就是一年饷银十八两。”

    旁边陈于阶说道。

    “陈公子,您再喝一杯嘛!”

    旁边俏佳人端着酒杯,送到陈于阶嘴边,娇滴滴地说道。

    陈于阶笑着抓住她的纤纤玉手然后一饮而尽,那俏佳人立刻带着羞涩在他脸上亲了一下,陈公子开怀大笑,估计他也是混惯了这种场所,绝对的惯犯,什么自己从没来过纯属睁着眼说瞎话。

    “那这不少啊!”

    杨信推开身边小美女的手说道。

    十八两的军饷并不低,按照京城米价足够养活一家五口人。

    “他们能拿到手才算不少,从上到下谁不克扣?这笔银子从户部出,经兵部到督抚手中,再由督抚到总兵和各级将领手中,每一层都得漂没一部分,最终到他们手里的,估计连三成都剩不下。否则从上到下都吃谁?每年九边的军饷就是肥肉,养活从上到下所有人,比如刘孔胤这次派人到宫里活动,那银子肯定还得是从士兵的军饷里扣,他肯定不能自己掏。

    而这次宣镇闹事,也其实就是那二两行粮漂没完了,当兵的不满最后巡抚不得不额外一人补发二两的马价银最后才平息。这个月第一批宣镇的兵马已经到辽东,他们是四月间启程的,只是辽东局势紧张,朝廷要他们继续派兵,不过巡抚不想再派了,宣府也要警戒蒙古人。”

    陈于阶带着酒意说道。

    “那总归也还能剩下六七两啊,这也得七八石米呢!”

    杨信说道。

    “杨兄弟,在下启程的时候,宣镇的米价已经奔四两了。”

    曹文诏苦笑着说。

    “呃?!”

    杨信愕然。

    “我们承认军饷不低,朝廷定的军饷是够我们养家糊口,就连老婆孩子也能吃饱饭,哪怕这些军饷到我们手中的只有一少部分,我们也能勉强忍了,但军饷不变,米价却一天天不停地涨啊。我们拿了军饷,得去向商人买米,但盐法变了之后,原本九边的商屯尽数荒废,各地军户更是逃亡殆尽,地方产的粮食根本不够,必须依赖粮商从关内运输。

    那粮价就看天了。

    丰年,九边本地出的粮食多,粮价就降,我们能勉强养家糊口,遇上灾年,九边本地出产的粮食不足,粮价就得暴涨。

    我们就得挨饿。”

    曹文诏说道。

    “也就是说关键还是九边的粮食产量不足。”

    杨信说道。

    曹文诏点了点头。

    “那为何朝廷不想办法增加九边的粮食产量?”

    杨信说道。

    “九边各地土地贫瘠,干旱缺水,无法种水稻,最多也就是种麦子,谷子之类耐旱的,但这些产量太低打不了多少。”

    曹文诏说道。

    “那都是借口,九边不是产不出粮食!”

    陈于阶醉醺醺的说道。

    说完还自己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脑袋晃着,醉眼惺忪地看着杨信……

    “九边不是产不出粮食。

    大同,宣府,辽东哪里产不出粮食?

    以辽东为例,知道开中时候辽东粮价多少吗?

    一钱,一钱银子一石,朝廷规定金花银每两折米四石,但如今已经涨到四两一石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