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你别走,你快回来……(1/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两人很快就靠上北岸然后钻进了茂密的蒲苇之间,一前一后如同某档荒野求生节目般向前走着。

    “杨兄究竟还做过何事?”

    陈于阶终于没忍住,回过头好奇地问道。

    “其实也没什么大罪!”

    杨信轻描淡写地说:“据我表妹所说若依照大明律,也就是挨上两百大板然后再挂一次绞刑架,另外还得砍两次脑袋。”

    前面陈于阶一趔趄,差一点跪在脚下的淤泥中。

    “你就是那个逃奴?”

    他回过头一脸震撼地问道。

    “首先声明,我跟那个姓傅的任何关系都没有,到底是怎么回事,至今我也很迷茫,总之我不知道在这之前究竟发生过什么,之前的一切我都不记得了。我记得的就是他的家奴在拿鞭子抽我,我对于敢抽我鞭子的人唯一的做法就是夺过来抽回去,剩下就都是因此而起,无论他的家奴围攻我还是找官兵抓我,都是因为这一鞭子而起。”

    杨信说道。

    “失忆之事在下亦曾见过,但这仍旧无法证明杨兄非傅家之奴。”

    陈于阶摇了摇头说道。

    “若真是呢?”

    杨信问道。

    陈于阶明显就是一个忠厚老实的正人君子,这样的人在这个时代可以说很珍贵了,凤毛麟角一样,杨信不想骗这样的人,再说他的模样虽然改变不少,但终究还是那个身体,容貌变化有限,真要进了官府找些熟悉的人,还是有很大可能被认出。

    而且他还没有路引。

    他没有合法的身份证明。

    光这一条进了官府,就是最少也得杖八十。

    “那就真是杀头之罪了!”

    陈于阶说道。

    “没有别的办法了?”

    杨信对这个问题也很头疼,虽然他可以去办个假证,然后以假的身份继续生活,但这件事终究是个隐患。

    “也不是没办法,此时辽东正是用人之际,以杨兄之勇,隐瞒身份从军到战场上立功,以后就算事发也必然从轻发落,若能立下大功,一道圣旨即可免除此前所犯一切。若杨兄真有此意,在下可修书引荐,在下与新任镇辽总兵李都督颇有交往,杨兄此去若能立战功,他自然会保你。况且就算得不到圣旨赦免,李家世镇辽东,只要杨兄能为李家所用,想来逍遥终生还是做的到。”

    陈于阶说道。

    “你怎么到处都是朋友?”

    杨信疑惑地说道。

    “其一,在下亦世家子,交游非常人可比,其二,在下虽于科举一途蹉跎岁月至今无成,然在下杂学颇多,如农学,如历法,再如铸造大炮修筑堡垒之类皆有所涉猎,而这些恰好又是很多人必须依赖的,故此在下虽非官员,然无论在何处都少不了礼遇。”

    陈于阶笑着说。

    这就是圈子了,人家哪怕没有功名也不是平头百姓能比。

    “陈兄的好意我只能心领了!”

    杨信说道。

    李如桢也没好结果啊。

    不过这货是咎由自取的,他哥哥李如柏虽然打败仗,但至少还会打仗,李如桢在万历身边当了四十年锦衣卫,根本就没打过仗,把这块货扔到辽东,万历也的确老迈昏聩了,他跟着李如桢还不如当初答应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