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八章 引寇,引寇!(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的确是最好的办法。

    首先直接跟杨信对抗是很难的,广东的士绅能齐心协力还可以,问题根本不可能齐心协力。

    杨信的税法受害最主要是谁?

    第一官员,但问题是官员手中掌握权力,他们有能力把这种损失硬推到别人的头上,没有海上贸易的控制权,他们一样也是会捞钱,只不过是换一种方式捞而已。

    有权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第二牙行,也就是三十六行这些特许经销商。

    他们夹在杨信和广州官员中间很倒霉,既不敢对抗那些官员,也没能力抗拒杨信的大炮,唯一的办法就是向下游供货商转嫁,但杨信又取消了特许经营权导致所有商人都能直接贸易,那么这些供货商大不了不伺候呗。

    牙行算是完了。

    第三合法海商,就是李崇问这样的。

    他们花费大笔银子才获得船引,得到了出海贸易的权力,但杨信的新税法取消船引,谁有能力谁就出海,直接在澳门交税时候领个完税的牌子,就能做为合法商人出海贸易,那李崇问这样的还有什么优势?原本他家其实是靠出口武器发大财,杨信倒是不禁止出口武器,可百分之百的税啊,当然,也不是说真就卖不出去,毕竟佛山武器质量那是没得说。

    但是,把税全加上就不好卖了。

    所以杨信收百分之百的税,那李崇问只能降低利润,少赚点银子然后把这些武器卖出去。

    损失的是他。

    但是……

    对上面这些以外的士绅来说无所谓啊。

    最多杨信打击走私他们受影响,可走私是因为什么,不就是得不到船引没有出海贸易权吗?现在杨信取消船引,大家都是合法的海外贸易,大不了过去交税买个心安。而那些不是出海的小额走私也一样,交税给杨信和因为不合法必须贿赂各处关卡所付出的,其实也没什么区别,甚至因为杨信的明码标价还不用害怕被抓起来。

    至于给杨信断粮更是笑话。

    那些白艚卖的粮食又不是海外贸易,无非就是在澳门交一点很少的市场税和契税而已。

    但他们合法了。

    原本都看着米行官籴财源滚滚上火呢!

    现在大家都可以合法向澳门卖米,杨信现在正撒出银子买米,养活他搜刮的那些疍民,这白花花的银子看着不赚,那也未免太高估周围那些士绅节操,至于吴中伟的发狠有个屁用,他什么时候说话管用过了?

    他敢得罪谁呀?

    李果植家就卖米了,他敢抓吗?杨都督都说了,以后大家都可以,吴中伟敢抓别说杨信的诏狱张开大门,李果植他爹也不答应,左春坊左庶子,翰林院庶吉士出身,说不定哪天就是尚书了。詹事府这些官职,本来就是翰林院那些升迁备用的,目前朝廷最炙手可热的孙承宗,徐光启,全都是詹事府出来的,吴中伟敢这样明着欺负人家?

    开玩笑!

    他一个左布政使还不是杨信那样可以只手遮天。

    其他哪个敢搞这些的士绅身后没有点这样那样的背景,李崇问做生意是靠着信誉卓著吗?明明是因为他有一个吏部文选司郎中的族兄,为何走私最猖獗都是广州而不是其他地方?

    环境因素当然很重要。

    可真正最重要的,是上一科广东出了十一个进士其中九个广州府的。

    谁在朝廷还没有点背景啊。

    皇权不下县的时代圣旨都未必好使,更何况是个布政使。

    所以这真没什么用。

    身为士绅中的一份子,李崇问很清楚大家都是什么节操。

    但这个一石二鸟之计确实很有搞头。

    “李旦的一艘船在徐闻装糖,你去找他们的人,给他们银子,让他们送你南下,红毛人估计已经准备开出爪哇,你们去北大年等他们,一同去廉州,我安排人在廉州等着你们。”

    李崇问说道。

    这时候荷兰人控制北大年。

    他们的船队从爪哇北上,先到北大年完成补给,然后继续北上,目前荷兰和葡萄牙在南洋势如水火,互相之间遇上都是互相搞沉,所以荷兰商船不可能在澳门停泊,其他沿海港口又不准同外国贸易,所以荷兰人迫切需要一个到日本平户的补给点,这也是当年他们试图抢澎湖的原因。

    但澎湖肯定不如香港。

    如果能和澳门一样获得一座港口,荷兰人绝对不惜一战的。

    那就忽悠他们来吧!

    让他们和杨信的封锁舰队打一场,最后无论谁赢都是惨胜,然后葡萄牙人和海盗会给他们致命一击,至于大明官员的接见,那个完全不值一提,大明官员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