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梦入红楼->第八三五章 一孕傻三年

第八三五章 一孕傻三年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王府的妃嫔数量是没有限制的,只要王爷喜欢,封赏多少妃嫔都可以。

  但是,等级在五品以上的,有定数限制。

  本朝郡王府可封赏正五品以上妃嫔共计是二十四位。

  正一品(或者叫做超品):王妃,一名;

  从一品:侧妃,两名;

  正二品:庶妃,也叫夫人,四名;

  从二品:良媛,良娣,各一名,共两人;

  正三品:昭训,六名;

  正四品:才人,美人,九名。

  这便是二十四定数妃位,若是所封人数超过,就是违制。

  至于其他更低的,比如五品的宝林、御女,七品的小妾,八品的典仪,九品的仪人,这些位分就不受限制,想封多少封多少,反正这些人朝廷也不会出一分银子,全靠王府自己供养。

  这就是皇权下王权的奢靡之处。

  天下寻常女子做梦都想得一个诰命,从此变成贵妇人。要么靠丈夫做官,要么靠儿子做官,可是通常也就京官五品以上,可以为自己的夫人或者母亲请封一个同等级的诰命。

  至于占了天下九成五以上,低品阶的外官,是没有资格为内眷请封的,只有立下特殊功劳,朝廷才会额外加赐。

  其中赐的最多的,大概也就是六品安人了……

  一旦拥有诰命,就区别于了普通女人,可以在“妇”字之前加上一个“贵”字。面圣都不用再自称为民妇,而可以自称臣妇。

  诰命对于女子的尊贵之处,难得之处,也就可见一斑。

  可是,对于女子吸引力如此大的诰命,在王府,却变得很不值钱。

  只要王爷高兴,别说什么六品,五品的位分都可以随便封赏。

  也就难怪,为什么古人总有什么飞上枝头变凤凰之说。

  只要得到王爷的宠幸,就可以从普通女人变成“命妇”,变成贵妇。

  虽然王府妃嫔与诰命有所不同,因为她们都属于“王妃”,名称也与诰命夫人名称不同,但是品级却是与诰命相通的。

  虽然所谓诰命并没有什么实际权利,不过是一种荣誉,但是在这个女子不能当官,只能为附庸的年代,能够比较的,也就是这个了。

  贾清得封王爵,其实这一点也是他比较满意的地方,终于不用再担心爱撩妹子,却不能给人家一个尊贵的名分这个问题而发愁了。

  一到九品,想封谁就可以封谁……

  要是这个时代有网络,贾清都想在上面发一条朋友圈:来吧,加入王府,享受高人一等的待遇(仅限女性朋友)。

  心里头转动着这些无厘头的想法,贾清抬头看着眼前这座院子,跨步进入。

  如今宁国府已经变成王府,很多东西都做了改变,整个辅成王府,贾清为了更好的安置自己的妃嫔们,将宁安堂以东,尤氏院后面那一大片院落全部改建,划分成了四个大院落。

  这里是“兰香居”,目前的居主是邢岫烟、尤二姐、尤三姐。

  邢岫烟是与李纹李绮姐妹一同来到的贾府,如今李纹李绮已经随同她们母亲回南方去了,可是邢家因为家里没了营生,才一直待在京城,到底靠着贾府,有几分亲戚情分在,比在老家好过些。

  这几年邢岫烟一直住在紫菱洲,与迎春同住,她父母就住在宁荣后街的南水胡同里。

  她父母都是底层人出身,偏偏父亲还是个招嫖聚赌都沾的人,到了京城,也只和贾府中那些不成器,同样混吃等死的人混在一起。这样的人,如何能成立事业?

  一年到头来,不说照看女儿,每每倒要邢岫烟拿出自己省下的体己银子周济。

  摊上这样的父亲,难能可贵的是邢岫烟却并不自怨自艾,反而一味端雅稳重,温厚平和,安贫乐业。

  自邢家到了贾府以来,贾府上下对于邢父邢母印象不好,却出奇的对他们女儿岫烟一致肯定。

  贾母甚至交代,不可使家里的奴才婆子们冲撞她,一应用度供给,都按照迎春例……

  这自然不是看在邢夫人的面子上,而是她身上确实有令人钦佩喜爱之处。

  及至贾清被封王,邢岫烟也十七岁了,正是到了出嫁的年纪。邢忠夫妇两个见了,岂有不乘势用女儿博富贵的道理?

  正好那时贾赦也死了,贾母为了阖家和睦,还是将邢夫人从庵堂中请了出来。

  邢夫人一见贾清都封王了,哪里还敢惦记以前那点恩怨,实际上,以前她和贾清也没什么恩怨,都是跟着贾赦唆摆的。如今贾赦死了,贾琏王熙凤也不孝顺她,为了能过下去,哪里有不讨好贾清的道理?

  哥哥嫂子要将侄女岫烟嫁给贾清,这正是雪中送炭一般,她还不百般出力使劲?

  虽然过程有些可笑,但总算是将这件事摆上了台面。

  贾清虽然不喜邢家夫妇,也不喜邢夫人,但是对于这个个性神似宝钗,又多了三分从妙玉那里沾染来的出尘之气的女孩子,倒是颇为喜欢。

  呵呵,只要贾清喜欢,邢家又力主,根本不用征求邢岫烟的意思,此事就敲定了。

  在今年春,贾清的纳妃大计划中,邢岫烟作为第二批次的一员,与尤二姐、尤三姐一起,被娶进了王府。

  “参见王爷。”

  兰香居的丫鬟们见贾清进来,都跪下行礼,贾清因问:“你们小主呢?”

  “小主们都在后院里看桃花呢。”

  贾清便往后院而去。

  一跨入兰香居的后院,只闻异香扑鼻,春天的气息,在这小花园里格外浓重。

  兰香居,自然以兰草闻名。不过春天百花齐放,争奇斗艳,谁也不能保证谁能一直吸引主人的眼光。

  此时便是,兰香居内的三位主子便对绽放正盛的一株桃花树所吸引。

  “咯咯咯,小主踢的真好……”

  高达一丈余的桃树下,尤三姐舞动着灵动的身姿,将一个白羽毛做的毽子踢的龙飞凤舞。

  台阶上,围栏内,邢岫烟站在尤二姐身边,一同欣赏着尤三姐高超的技艺表演。

  庭院四周,还有有五六名葱绿小裙的宫装丫鬟,她们或是端着水果添盘,或是同主子们一样围绕在长廊里,共同凑成这春日闺戏图。

  尤三姐自小好动,又学过粗浅的武艺,来到宁国府后又跟着小戏子们学过杂艺,表演起来自是花样百出,令人眼花缭乱。此时她正兴起,又听人为她喝彩,便想表演一个更高难度的给众人瞧瞧。

  一个猛劲,将轻巧的毽子踢了五六米高,准备凌空跃起去接。不料方向略偏,毽子竟落到了高大的桃花树上。

  丫鬟们都是一愣,尤三姐略微尴尬。见那毽子卡在树梢上,她就想跳起摇下来,可是一连跳跃了几下都没成功……

  就在此时,只见一道淡青色的影子闪过,脚尖在花台沿子上轻轻一点,整个人就高高跃起,也不见多余的动作,只是手一探,然后身姿一转,便伴随着飘飞的粉红色的片片桃花瓣,优雅的落回地上。

  “哇……”

  众女孩都被惊呆了,这样惊艳的动作,就算大街上的马戏,也看不到啊!

  不过随即她们就反应过来来人是谁,纷纷上前行礼。

  贾清看着面前同样一脸崇拜的看着自己的尤三姐,神情淡然,一派高人风范,右手前伸,张开,露出手中的鸭毛毽子,道:“拿去吧。”

  “谢王爷。”尤三姐笑嘻嘻的接过去了。

  贾清却来不及与她多说,只因他突然到来,原本站在长廊里的尤二姐和邢岫烟也绕过凭栏,要下穿堂来给他行礼。

  虽然有邢岫烟扶着,贾清仍旧怕她有闪失,因此一个箭步上前,率先扶住了她。

  “又忘了我的交代了不是?”

  尤二姐最多再有两三个月就要临盆了,是最马虎不得的时候。

  尤二姐刚准备欠身行礼,闻言一扶额,娇憨笑道:“我又忘了……”因怕贾清不高兴,又微微欠了欠身,告罪道:“妾身以后再也不敢了……”

  贾清头微微后仰,瞧了她一眼,没说话。都说一孕傻三年,看来确实没错。

  “呵呵。”却是旁边的邢岫烟没忍住浅笑了一声。

  尤二姐才意识到自己干了糗事,一下子脸就臊红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