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你是大傻子的原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乌玉荷点了点头。

    牧云看着她,淡淡说了一句:

    “叶文浩是一个大傻逼就罢了,没想到你年纪不小,也是个大傻逼,这些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吗?”

    乌玉荷本来没有情绪的脸上立刻五彩缤纷,眼波里的杀意爆射而出,喝道:

    “小贱种,我将你剥皮拆骨的时候,你可要笑着,千万不要哭。”

    她本来高高在上,除了宗主谁敢呵斥她一句,更别说骂她,所以,她说的这不是形容词,而是真的打算的将牧云剥皮拆骨。

    牧云摇摇头,继续笑道:

    “你个大傻逼。”

    乌玉荷大怒,凌空一掌就要拍下来。

    这时,一只手掌搭在她的肩膀上,她的周身真元一荡,吹出一阵狂风,空间中,她带来的那股压迫感也随风散去。

    “吕长河,你要阻我?”乌玉荷大喝道。

    吕长河的手仍然扣着乌玉荷的肩头,笑着道:

    “赵乐鸿师叔对我还是不错的。”

    既然赵乐鸿师叔对我不错,我又怎能看着你对他的老师不利

    乌玉荷听出了他的潜在意思,眼睛眯起,杀意变得更浓,冷冷的道:

    “我要杀他,你挡得住吗?”

    虽然吕长河的修为不比她低,但是如果她暴起杀人,吕长河依旧拦不住她,但是,她并不想与吕长河动手,弄成不死不休的局面。

    吕长河笑了笑,看着叶梦菲说道:

    “花有再红日,人无再少年,乌姐姐,你这弟子有你当年的风采,长得可真美。”

    说完,他的手放开了乌玉荷。

    他笑容给人的感觉很温和,可叶梦菲仿佛溺水一般,不自觉的颤抖起来,被一种莫名的恐惧包围着。

    她无助的看向乌玉荷。

    乌玉荷盯着吕长河看了许久,突然放声大笑道:

    “好你个吕长河,我记着了。”

    然后看了一眼牧云,寒声说道:

    “真希望你能够在旷寒飞的手里下活下来,死得不要太简单。”

    牧云依然看着她比了个嘴型:大傻逼。

    乌玉荷气的身子直颤,冷哼道:

    “梦菲,我们走。”

    叶梦菲抱着叶文浩的尸体,也只能恨恨的离开。

    “师叔祖,祝你旗开得胜。”吕长河说完都很想抽自己两巴掌,这话说出来太羞耻了。

    “还有,宗主不承认你的身份。”吕长河接着补充道:

    “谢谢。”牧云站起来拱手道。

    吕长河道:“谢谢师叔祖饶潘林一命。”

    牧云问道:“北雁宗就派这么个傻逼来?”

    吕长河叹道:“聪明的,谁愿意来趟这趟浑水。”

    就连包震柏那个老匹夫都找个理由跑了,原本他才是驻京长老的,吕长河也是不放心这几个弟子才来的,要不然他也不愿意来。

    “师叔祖,你保重了”拱手一礼后,便直接离开。

    牧云望天而笑:

    “作死而不自知,不是傻逼是什么。”

    牧云骂乌玉荷是傻逼并不是骂,而是在说实话,大实话。

    薛不平肯定不会承认他的身份,主要是伤面子,他的面子和被赵乐鸿杀掉的三脉的面子。

    这是在预料之中的事。

    知道宗门《草木剑经》一事,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