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 做儿子的本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褚首辅看着太上皇,“您是盼着哥儿吧?”

    太上皇道:“不要紧,哥儿姐儿都一样。”

    “虚伪了。”逍遥公嗤笑。“不知道谁曾说过,做梦都梦见带把儿的?”

    太上皇不满地道:“做梦归做梦。不代表孤心里所想。”

    褚首辅看着他,“不是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吗?您梦到的,不就是您所盼望的吗?”

    太上皇默默地反击,“孤昨晚还梦到你俩沦为乞丐去乞讨呢。”

    “心真狠!”首辅和逍遥公异口同声地道。

    太上皇抬起傲娇的头颅。“如今先求平安生产。再求其他。且到底带不带把儿,早注定了。如今求又有何用?”

    逍遥公道:“也不是吧?之前听某位高僧说过。若诚心跪拜佛前。可心想事成么?”

    “这话你也信?”太上皇嗤之以鼻。斥责道:“求神拜佛本就是无稽之说,神佛若有灵,怎不见天下太平?旁人信这些就罢了,你们也信?荒唐,荒唐至极!”

    两人甚是羞愧,还是太上皇觉悟高啊。

    喝得差不多。两人告退而去。

    太上皇眯着半醉的眸子。看着常公公问道:“楚王妃走了?”

    “回爷的话。听说是走了。”常公公上前扶他,“您回去歇会儿吗?”

    “今日天气不错。孤到太后那边走走。”太上皇伸伸懒腰,酒意上了头,有些微晕,“走了就行,小管家婆就不能见孤吃酒,一吃酒,那嘴巴就叽里呱啦地说一大通,可不爱听的。”

    常公公笑着道:“王妃是为您好。”

    “你不懂,人到了孤这个岁数,那尽头是看得见了,循规蹈矩能叫你多活两日,可恣意快活也不见得就马上会瓜掉,做人,就图个痛快舒服,想做什么做什么,不必考虑后果。”

    常公公不敢反驳,只是微笑道:“您今日怎么想起到太后那边去了?”

    这许久都没去过了,自打说有心疾之后,分明精神奕奕的时候也不见她去。

    “有些问题,要请教请教她。”

    “哟?您还有要请教太后的?”常公公奇异,这倒是新鲜。

    太上皇这话就不爱听了,直起了腰板脸道:“所谓三人行必有我师,太后虽是妇道人家,可有一项甚是精通。”

    “是,”常公公笑了,扶着他慢慢地走,“那不知道您要请教什么呢?”

    “求神拜佛!”太上皇姿态高傲。

    常公公怔了怔,“求神拜佛?求什么?逍遥公说的那些么?您不是说不在乎吗?”

    “你这就不懂了吧?逢人说话留三分,怎能留把柄叫他们耻笑孤?”

    常公公笑着,太上皇如今的性子,越发像个小孩子了。

    太后对于太上皇忽然出现在自己的殿中,很是高兴。

    最近她的心情很差,孙子接二连三地出事,对她打击很大。

    如今见了夫君来,就仿佛天被撑起来了一些,见着点儿明朗了。

    听得他说要为楚王妃的胎儿求神拜佛,太后便笑了,“您不必拜,老身每日都拜着。”

    太上皇说:“你拜是你拜,孤有孤拜。”

    太后便与他进了佛堂。

    佛堂里,明黄帐帘后供着菩萨,香案上摆放着许多样贡品,鲜果与花茶水,檀香香味萦绕。

    “说吧,怎么个手续。”太上皇不甚了解,他是一个连祭天都不太爱去的人,在他执政生涯里,励精图治,人为可胜天,一直这样认为的。

    “就是跪下参拜,说出你心中所求。”

    “什么都能求么?”

    太后道:“自然,只是一次别求太多,免得菩萨说您贪心呢。”

    太上皇嘟哝,“人不贪心能求神拜佛么?”

    嘟哝归嘟哝,他还是乖乖地跪了下来。

    常公公代为上香,然后看着他。

    太后道:“您得说,有所求要大声地说。”

    “默念不是一样么?”太上皇道。

    太后笑了,“太上皇啊,您不是一直都说,做任何事情,都要先声夺人吗?您不大声说出自己心中所求,菩萨的事情那么多,怎么能单独听见您心里的话呢?您这都来了,怎么能不求?就差这一步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