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休妻杀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褚家大爷当下软了。

    他和夫人相敬如宾,但是不代表他愿意为了夫人去死。

    褚大夫人心头大怒,尖声道:“儿媳不信太上皇要儿媳的命,护国公已经死了那么多年,就算是我编派的,我给他的后人道歉就是,太上皇不可能会要了我的命,是父亲您,您护着那喜嬷嬷,您为了她,不惜杀害亲人,婆母的失声,也是您做的,您就是要护着那个贱婆子,贼婆子,您这样做,对得住婆母吗?她为您劳持家事,生儿育女,您对不住她。”

    一巴掌落在了她的脸上。

    褚大夫人惊愕地看向右侧,却见打自己的竟然是婆母。

    她满脸怒容,脸上的肌肉都在颤抖,而眼底充满了恐慌,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褚大夫人抚摸着脸,泪水从眼眶里溢出,“婆母?为什么?我为您说话,您为什么要打我?您为什么就要那么怕他啊?您不憋屈吗?这些年里,活在另外一个女人的阴影里头,您不憋屈吗?难不成他还敢杀了您?”

    褚老夫人眼底充满了悲痛,憋屈?她心甘情愿。

    曾经心甘情愿。

    她的父亲,获罪之前,是当朝御史大夫,听信了奸佞小人的话,当殿冒犯皇上,甚至辱骂皇上,皇上震怒,下令诛杀九族。

    若不是他拦下,再去求情,她一家一百三十二口人,就会全部被杀头。

    最终,只杀了父亲一个,母亲兄弟姐妹还有亲人们都得以活命。

    为了报答,她

    自愿嫁给他为妻,知道他和喜嬷嬷的那点事,但是,她无所求,只求报恩。

    开始,她确实也是毫无怨言,甘心报答,可日子久了,她是一个女人,且老婆母为了给褚家开枝散叶,不断为他纳妾,他也从不说不愿意,不管纳多少个,他都不发一言全收下来,她的心开始愤恨。

    晚年,这份孤独感,不甘,就更加明显。

    因为她这辈子都不曾得到过夫君的爱。

    她背地里,忍不住地去控诉。

    那一碗哑药,叫她彻底惊醒,认命。

    她当初嫁给他,目的就是报恩,曾言做牛做马都心甘情愿,这么多年,他不曾亏待过她,除了不爱,吃喝用度一应是最好的。

    她贪心了。

    褚明翠和褚明阳这一次没再斗了,一同跪下来磕头,为褚大夫人求情。

    褚大夫人始终心存侥幸,觉得不可能因为这样的事情就叫她死。

    她想起这些年对公爹的恭顺,却还不如外头的一个老贱人,当下心灰意冷,悲愤地道:“父亲怎不问问儿媳为什么要这样做?父亲一句话,便毁了阳儿的婚事,她想嫁给楚王,您为什么就是不准?您但凡能说出个原因来,儿媳也是福气的,可您只是因为那喜嬷嬷不同意,便强行拆散了楚王与阳儿,要他嫁给纪王,本来儿媳以为您看好纪王,可您哪里是看好纪王啊?您只是随便给阳儿找一门亲事,那是我十月怀胎掉下来的肉,我做母亲不心疼吗?

    我去找那喜嬷嬷,好言相劝,给她一笔银子,只叫她在您跟前说几句,可她都不愿意,若非迫不得已,儿媳也不会这样做,儿媳情有可原,父亲您是霸道**,不能叫儿媳和大家心服口服。”

    褚首辅竟然笑了起来,“拆散她与楚王?你天大的脸?楚王看得上她?”

    褚大夫人忿忿道:“看得上,看不上,不还是您一句话吗?您说一句话,皇上都不敢说什么。”

    “你闭嘴啊!”楚家大爷气得浑身颤抖,回头就给了她一巴掌,“你是要害死我们全家啊?”

    褚大夫人瞪着他,“难道我说错了吗?整个北唐,只知道有褚首辅而不知道有皇上,不就是阳儿的婚事那么简单的事情,莫说只是个侧妃,就是正妃,也就是他一句话的事情。”

    且不管褚首辅神情如何阴冷沉郁,齐王就不爱听了,冷冷地道:“岳母,您说话,还是三思为妙,这话若是传到了父皇的耳中,便是外祖父不杀您,您也是在劫难逃。”

    褚明翠猛地站起来,拉着他到一边去,愠怒地道:“你不帮忙劝着点就算了,还火上浇油,你回去吧。”

    齐王看着她,只觉得这张明艳微愠的脸特别的陌生,他面无表情地道:“看来,你也认为你母亲说得对?皇家真的就不如褚家了吗?那你何必嫁给本王?不如找个夫婿回来入赘,兴许,你的夫君还能做驸马呢!”

    褚明翠怒道:“你是在

    添乱吗?别闹了好吗?”

    齐王看着这一屋子的人,没人斥责褚明翠一句,他顿觉心灰意冷,再看向那嚣张跋扈四个字的扁额,他道:“没错,褚家担得起这四个字。”

    说完,他转身走了。

    褚明翠气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委屈极了,对他更是失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