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我会杀人的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嬷嬷服毒。

    服下什么毒不知道,御医没查出来,房中也没有任何遗留,她甚至是服下毒酒之后还能自己去把杯子洗干净。

    曹御医虽然给了解毒丸,但是解毒丸服下去两颗,喜嬷嬷还是一点声色没有,只有一口气吊着,但是气息弱得叫人揪心,仿佛下一个瞬间,她就会断气。

    元卿凌进来看到,顿时全身发软,趁着宇文皓拦开曹御医的那一瞬间,取出药箱。

    她是半跪在床边,取出了听诊器,听了心跳,心跳很弱,她双手哆嗦地在药箱里翻找了一下,拿出了阿托品,也不管服下的什么毒,先给输进去再说。

    褚首辅也进来了,他是在门口迟疑了那么半步,便直接冲了进来。

    宇文皓一下子拦住,看了他一眼,心中不禁震惊了一下,他认识褚首辅这么多年,还没见过他这般方寸大乱的样子,他整个人的眼神都是空洞茫然的,是看着喜嬷嬷,但是,他的眼睛没有焦点。

    方才在外头,他已经使人回了府中取一切的药,一切可用的药。

    但是当看到她一点生气都没有,仿佛破棉絮似地躺在那里,他的心仿佛一下子坠入了冰窖,冷得全身发抖。

    宇文皓放开,没拦住他了,只是冷冷地道:“首辅怕是来得太迟了。”

    他就木然地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元卿凌为她输液,洗胃,也不知道给打什么进去,反正,他只恨不得元卿凌把药箱里的药都给她灌

    下去。

    往事在脑海中,一**地闪过。

    他还清晰地记得第一次见她,那年她才十五,梳着双丸髻,眼睛很大,笑起来有酒窝,穿了一件对襟绣花棉衣,跟在了当时还是太子的太上皇身边,那一天,下了很大的暴雨,但是他们还在院子里比试功夫,太上皇当时新习了一招,却打不过他,便执拗起来,非得再三尝试。

    常公公那年也是小太监,长得是眉清目秀,喜欢躲在廊前看他们打斗,小喜就站在常公公的身边,眸色闪亮地看着他们。

    那天,最终是他输了。

    因为如果不输,太上皇会一直打下去,太上皇从年轻时候开始就是有这股执拗的劲。

    他眼圈被揍黑了,全身湿透。

    小喜拿着衣裳前来,让他换下湿哒哒的衣裳,再煮了一颗鸡蛋为他烫眼圈的淤黑。

    她偷偷地在他耳边说,“下次,若殿下还找您比试,您就在第五个回合败下阵来,万不能逞强,否则,殿下能缠您一天,可也不能太早,否则,殿下能看出您是故意相让。”

    他眯起一只眼看她,她笑得满脸红霞,酒窝凹了进去,眸光盈盈,鲜活得像山间奔跑的一只小兔子。

    他从没跟任何人说过,那寻常一瞥的一眼,他心里是小鹿乱撞,有什么东西在飞快地散开,像焰火一样,让他整个人都要飞起来了。

    在那一刻,他没想过娶她为妻,他每日所思所想,只是握住她软软的小手,哪怕

    碰一些也好。

    他不知道在小喜的心里,留下初次记忆的是不是这一幕,但是,小喜一定不会比他更早动心。

    那些年,所有的事情,例如闪电般,片段一**地在脑海中飞闪而过,在这一刻,戛然而止。

    他木然地看着,看到楚王妃颓然地坐在地上,看到楚王伸手去拉她,看到她捂脸痛哭。

    他整个人如魂魄重铸,惊醒了过来。

    他上前去,看着她的脸。

    记忆还没在脑子里飞走,再看她这张脸,才倏然觉得,日子已经过去了几十年。

    她的呼吸,是微弱的,胸口不见起伏。

    她的手腕露出来,很瘦,这只手,他曾牢牢地握在手心之中。

    他这辈子最后悔就是放开她的手。

    他重新握上去,她的手很冰凉,再没有了昔日的温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