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忽然的温柔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元卿凌卷缩着身子,鼻音重重地道:“你要骂就骂,但是不能打。你敢打我,我跟你拼命。有言在先,我没有推她下湖,是她神经病拖着我下去还使劲摁着我的头不许我浮起。我不得已才拿簪子伤她的!”

    她吸吸鼻子,万分委屈。怎么会遇上个疯婆子的?

    “我知道你不会信我。你讨厌我,我呼吸都是错的,你喜欢她。她脚臭你也觉得香”

    宇文皓一手扯开她的衣裳。双手剥着,“闭嘴!”

    元卿凌眼圈发红。发狠地道:“又打我?你又想打我?我跟你同归于尽!”

    说完,扑过去缠着他的脖子一口咬下去。

    “你这个疯子!”宇文皓大怒,伸手一摸。脖子已经渗出了血珠子,他脱了外裳丢给她。“本王什么时候要打你?你全身湿透,脱了穿本王的外裳。”

    “你不可能这么好心!”元卿凌看着他脱下来的外裳,斩钉截铁地道。

    “是啊,本王还要弄死你呢。”宇文皓怒极。俊脸都被她气得扭曲狰狞。

    元卿凌擦了一下脸。讪讪道:“那你说就是了啊。为什么撕我的衣裳,你哑巴了?”

    宇文皓干脆不搭理她,转头过去。

    元卿凌鼻子发痒,连续又打了几个喷嚏,确实是冷。

    她慢慢地脱了衣裳,“你不要看我。”

    “鬼才看你。”宇文皓冷道。

    元卿凌飞快把外裳套在身上,裹着身体后把换出来的衣裳拿起来,掏出药箱取出一粒维c吞下去,再把衣裳一扭,擦着湿哒哒的头发,“是我误会你了行吗?我以为你不信我。”

    宇文皓依偎在靠背上,没做声。

    元卿凌看着他,“你相信我没推她?”

    宇文皓没做声。

    元卿凌吐吐舌头,沉默是金。

    此番真在意料之外啊。

    元卿凌擦了一会儿头发,便放下了湿衣裳,问道:“怀王病情如何?”

    他道:“不好。”

    “不好是有多不好?”

    “很不好。”他脸色沉郁。

    他侧头看她,“你那个箱子,有给他治病的药吗?”

    元卿凌为难地道:“他的病,不是那么好治。”

    “是的,不是那么好治。”他说着,闭上眼睛,沉沉地叹了一口气,也不过是顺口那么一问,他知道痨症无法治愈的。

    元卿凌迟疑地伸出手拍拍他的肩膀,“别难过了,生死有命。”

    他眸光直直,“是本王害死了他。”

    元卿凌吃惊,“此话怎解?他的病和你有什么关系?”

    宇文皓低声道:“三年前,本将从战场回来,带了三个老将和他一同喝酒,却不料,其中一人有痨病,当时谁都不知道,连病人自己都不知道,那顿酒之后没多久,老六就病了。”

    肺结核是传染性极高的病,飞沫就能传染,一同吃酒,谈天说地,觥筹交错,口沫横飞,染上也不奇怪。

    “四个人,就他病了,本王与其他两员老将都没事。”

    元卿凌嗯了一声,“概率,不是说一起喝酒就全部人都会染上。”

    “什么?”

    “我说怀王真倒霉。”元卿凌表现出恰如其分的难过,只是被一个喷嚏破坏了伤感的气氛。

    “你内裳湿透了为什么不脱了?”宇文皓蹙额道。

    她揉揉鼻头,“算了,在马车里也不方便,很快就到家。”

    “装什么矜持?又不是没看过。”

    “我也不是怕你看。”横竖不是她自己的身体。

    宇文皓哼了一声,继续闭上眼睛。

    “我有点想吐。”元卿凌忽然觉得一阵恶心,“刚才那些湖水好臭啊。”

    挣扎的时候,搅动了湖底的淤泥,湖水混夹了泥土,她喝了两口,褚明翠也喝了。

    如今想想,为了陷害她,褚明翠牺牲真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