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刑具房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元卿凌是在惠鼎侯府的后门被带进去的,一个身穿男装但是头发披散的女子,惠鼎侯府的人见了一点都不觉得奇怪。甚至习以为常。

    侯爷这点爱好,谁不知道?

    “本侯去办点事情。你们盯紧了她!”惠鼎侯拽着她到了房中,便吩咐身边的侍女。

    “是!”两名侍女躬身应道。

    元卿凌看这两女子身材高大,手骨粗壮。看来也是个练武之人。

    她想从这两人手中逃脱,用武力绝对是不可能的。

    但是元卿凌拢了一下袖袋里的药箱。眼底寒芒一闪。

    “这位姐姐。我想出恭,请问茅房在哪里?”元卿凌问道。

    这两名侍女见她全然没半点惊惧之色,穿着男装尽露女儿相。再看她眉目妩媚风情。想来是秦楼或者花艇里的阿姑,自愿来的。不过侯爷交代下来要盯紧了,便道:“你进去屏风里头,有恭桶。”

    “没有茅房吗?”元卿凌皱起眉头。

    “太远了。侯爷吩咐不可离了这屋子,免得府中恶狗惊扰了姑娘。”

    恶狗?元卿凌记得进来的时候。确实听到轰动的狗吠声,应该是养了一群恶狗看家护院。

    罢了,在屏风后应该也能拿出药箱的,她们总不至于进去盯着她如厕吧?

    元卿凌进了屏风后面。蹲坐在恭桶上。仔细听着外头的动静。两名侍女都站着不动,但是也没进来。

    她轻手轻脚地取出药箱,原先问徐一借了一把匕首放在药箱里,但是药箱收起来的时候因为有匕首在,竟然无法缩小,所以,匕首最终没放进去。

    如今看来,麻醉药是她唯一可用的武器了。

    但是,元卿凌很无奈地发现,麻醉药只有一管了,剂量只够麻醉一个人,如果是惠鼎侯,她觉得这麻醉药大概三分钟都维持不了。

    她找了一下,分明记得还有好几瓶丁卡因剂的,怎么不见了?药箱,你这一次不给力啊。

    元卿凌心里暗暗着急。

    “姑娘好了吗?”外头,传来侍女的问话。

    “快了!”元卿凌应了一声。

    套好针头,藏于袖袋之中,药箱也收了起来,再把头发整理好,免得披头散发看着太狼狈。

    方才进来的时候是从后门被带进来,一路带到这里,路线她记得清楚,如果要逃出去,最好还是用后门逃。

    可问题只有一管麻醉剂,却有两个人,而且还不知道惠鼎侯是否在外头,如果惠鼎侯在外头,就算是逃得出这道门,也出不了侯府大门。

    看来,这一管麻醉药,只能是给惠鼎侯了。

    惠鼎侯去了书房,招来心腹,“你带人布防府邸,不许任何人闯进来,若楚王来到,先拖延,然后故弄玄虚让他认为楚王妃在这里,再放他进来找。”

    心腹一怔,“侯爷,那他若是找到楚王妃怎么办?”

    惠鼎侯狰狞一笑,“取悦过本侯的,就是本侯的人,本侯便是把她挫骨扬灰,也不会叫人寻得半点踪迹。”

    心腹明白,“行,那等侯爷在暗道里送走楚王妃之后,再放楚王进来。”

    惠鼎侯从书桌上拿起一把匕首,把玩了一下,倏然狠狠地把匕首刺入桌面,匕首竟没入到了刀柄部位,他阴冷沉暗地道:“宇文皓那小子,本侯早就看他不惯,皇上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让他出任京兆府尹一职,不过,不要紧,他有本事登上去,却没本事坐稳,这一次这个愚蠢的女人亲自送上门来,本侯便要用她让宇文皓堕入万丈深渊,永不得翻身。”

    心腹也冷笑,“是的,侯爷可一雪前耻了。”

    惠鼎侯想起当日的耻辱,依旧恨得胸口发胀,“当日他不过是本侯麾下的一名先锋,仗着皇子的身份,竟然敢当着众将士的面痛打本侯,让本侯颜面尽失,甚至差点被皇上问罪,若不是伯父为本侯兜着,只怕本侯也难有今日的成就,这口气,在本侯心里压了多年,今日,总算可以清算了。”

    “侯爷放心,今日保管能定楚王一个诬陷朝廷大员及私闯侯府的罪名。”心腹道,他抬起头,“那楚王妃如何处置?”

    惠鼎侯冷笑,“既然是送上门的,本侯何妨用她来羞辱一下楚王?只是不知道他得知自己的媳妇被本侯玩弄,会有什么感觉呢?”

章节目录